磕CP使我快乐

【含剧透】我jio的无限和风息有故事(思考考

无限在电影里说过“进入别人的灵质空间很危险,因为很可能被别人精神控制”


后来无限进了风息的灵质空间,虽然一直打打打,风息却一直没有精神控制无限。


难道是刚获得能力不稳定?


还是说,这两人之前发生过什么,导致风息不忍心下重手?


如果是,无限会不会猜到了风息会心软,所以才有恃无恐进入空间?


{淦 我该不会站错了CP吧(⁎⁍̴̛ᴗ⁍̴̛⁎)

我丢!!小黑和无限!!

电影刚看了一小段就嗅到了cp的味道!!(腐女直觉

我现在 坑底躺平

啊啊啊啊大大们产粮我等着吃就好勒(狗头

罗小黑战记大电影!!

为它打call!!场景没得说!!!

剧(ji)情线也可爱的要命!!!

求求大家吃吃安利吧(。ì _ í。)

【今天,是你生命当中最后一天。】{尝试反转

2120.

“抱歉…我也无能为力。”

说完这话,医生别过头去,再不忍去看那双绝望的眼。

她眼中翻起惊涛骇浪,席卷着自己的世界。往日美好不断来回闪现,令她对生的渴望重一分,再重一分。

最终她的海趋于平静。她的世界变得干干净净,一如刚降生于世上时。

“我知道了。”

她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父母在门口等着她。任谁都能看出他们哭了多久。

她试图牵动脸部肌肉做个轻松表情,然而终究没能扯出微笑,表情古怪又尴尬。

“没事,我走了不还有弟弟在吗,不会让你们老无所依的。”

她看到父母愈发悲伤。

她又说:“我想去北欧,还想去看极光,但是医生说我只有一天了。所以,陪我去那条街逛逛吧。”


街上熙熙攘攘。

学生样子的人走进图书馆,拿起《大裂》,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小姑娘三五成群,都是一身精致,吵吵闹闹着走进咖啡厅。

一对情侣正为了买哪套情侣装争执不休,一旁的服务员有些想笑,不知是想起了认识的谁。

有个年轻父亲正站在抓娃娃机前焦头烂额,研究怎样抓到女儿日思夜想的小羊肖恩。

她看着这一切。曾经是那样熟悉,现在却陌生得很。

好奇怪…原本眼中无聊的生活,我才发现它是那样的美好。


她昏沉沉,轻飘飘,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团青烟,袅袅升起,脚步都凌乱起来。

父母在后面跟着。如履薄冰。

夜色渐深,路灯都亮了起来。

唔…灯光的颜色…像橘子皮……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毫无预兆地倒在地上。

双眼轻闭,没什么表情,嘴边甚至稍微往上翘。

晚安啦。


2211.

“趁着还有时间,多陪陪家人吧,做点自己一直以来想做却没做的事情。”

医生表情怜悯而哀伤。

他冷哼一声。

医生这种职业不就是每天都会遇到生离死别的嘛。

对这种事早就习以为常了吧。

怜悯是装的吧,假惺惺。恶心死了。

他起身离开。


没人陪着他走完最后一段路。

就连父母也放弃他了。问题青年嘛,所能想到的恶劣事他都做过。

他砸吧砸吧嘴。

既然活不久…干脆更绝一点好了。


举起刀,砍下去。一刀,又一刀。

鲜血涌出。在他眼中,艳红色占据的面积越来越大,逐渐填满整个视野。

快感愈发强烈,心脏在被什么东西充盈着,再不像从前那般空虚。

眼神变得阴狠疯癫,笑容倒比方才看上去天真烂漫。他从未知道,原来杀戮是这样令人愉悦的东西,直到现在。

那可怜的,被他精湛演技所骗的人,正躺在地上绝望无助。遗憾以及惊恐是肯定的,此外还有些许疑惑不解: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是我?比我罪孽深重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是我?

而他似乎并没有告诉那人原因的打算。

答案其实很简单:你点儿背。

他兴奋得浑身战栗,右手几乎握不稳刀把儿。

那人彻底没了气息。

能干这事儿,死了也值了。

当他大笑着喊出这句话时,距离他倒在地上潇洒离世,还有半分钟。


真相 The Truth.

技术人员拔下她头上的头盔,连带着粘在她脑子里无数密密麻麻的细丝一起离开了她。

她惊讶于自己居然还活着,呆呆愣愣地看着父母。

后者却是一副喜极而泣的模样,齐声说道:“太好了…就知道我们的好女儿一定没问题…”

那技术人员戴着官方笑容的面具,说出来的也是场面话:“恭喜2120号‘半成品’成功通过考验!从今以后,你将成为我们这个世界正式的一份子,继续在人类社会中学习、发展、生活,为你所爱的人们和陌生人做贡献,享受国家福利,每一天都要过的充实有意义啊!加油!”

“什么叫做正式的一份子?什么考验?”

父母赶紧按住她,陪着笑带她走了。


另一侧,观察者看着屏幕上被捅得鲜血淋漓的人,深深皱起了眉,喊道:“小茗,这边的2211结果不合格。”

刚打发走女孩和她父母的技术人员走过来,表情恢复成漠不关心:“哦嚯!那就直接杀掉吧。”

“不用把他叫醒吗?还没跟他爸妈告别呢。”

“你以为给他设定的环境里为什么爸妈不在诊断室门口等着?他爸妈压根儿没来。”

“我去…看来是真不想要这儿子了。够狠。”

“你讲点道理哦,他爸妈也都是通过了考验的,问题只能出在他自己身上。再说你也看到了,这孩子戾气够重的,要死的时候最大的遗憾是没杀过人。你看看其它不良,有一些在最后的时间选择了向伤害过的人们忏悔,选择了陪伴自己的家人,这种没坏透,多半是由于环境和周围人无意间的引导才会表面看上去不咋地,也能勉强算是合格。他这种,已经无药可救了。你动手我动手?”

“你来吧,我抽根烟。”

拿起一条不知勒死过多少人的专用软布,娴熟地套住他的脖子,缓缓收紧,拿起手机就开始计时。

“给我也来一根。”

“接住了。你说奇不奇妙,有的恶人死前浪子回头,有的老实人死前却做了平时不敢做的事。抽烟喝酒打架斗殴纹身,释放天性,一直以来被压抑着内心,被条条框框束缚到快要窒息的人,才会催生出来这么疯狂的次生人格。要不是以为死之将至,这种人才不会把第二人格拿出来示人。可惜,这种不合格的平时看上去挺好的,父母会伤心,也会心头发寒,他们之前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居然还有这一面。”

“是啊,多亏了那位伟人发明出完美VR。这些人一个个都以为自己快死了,要不然我们怎么知道他们的本性,真正的内心总是别人看不到的。”

“经过这一遭,‘半成品’要么正式投入使用,要么淘汰掉。‘次品’扔掉就好了——没什么可惜的。”

“嗯哼,经过这么一轮筛选,内心真正善良的人们都留下了,平时装乖的废掉,从来没当过好人的更不用提,被悬崖勒马的也能清楚认识到自己的内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考验真是个好东西,看看现在的社会,人们素质都很高,尔虞我诈坑蒙拐骗杀人放火少了很多,连生态环境都变好了。”

“简直像个桃花源。”

“谁说不是呢。”


沉默良久。

观察者突然没头没脑地说:“这样真的对吗?”

“呃?你是在自言自语?”

“不…我只是突然觉得,人类本身不就是很复杂的东西嘛…人性中,有善,自然应当也有恶。能够删除掉‘恶’固然是好事,可长此以往下去,我怕…”

技术人员表情一顿。

“我怕人性也要被人类自己给改了。我不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但我知道,人类本身从出现开始进化到今天的程度,离不开人性当中‘恶’那部分。想要更多资源,想要侵略他国,于是带来了战争苦难与病痛,数不清的生离死别,可同时也带来了先进器物制度和思想,促进其他地区进入现代社会,促进世界一体化。”

停了停,观察者才又说:“我担心这么做迟早要出问题的。或许这并不是什么福音,或许很久以后人们才会发现这是错误的。”

嘀嘀嘀,手机定的时间到了,闹钟毫无预兆地响起来。

技术人员这才终于松开软布,摸了摸脉搏,果然死了。

“你就是个观察者而已,不要想太多,没有用的。这就是目前最优的解决方案,别再怀疑它了。”

把烟丢进垃圾桶里,技术人员再次露出来完美的职业假笑,走出门口,对门外的中年夫妇说:“有请下一号‘半成品’接受考验!”

观察者掐了烟,也扔进垃圾桶,走到屏幕前继续自己的工作。没法儿想太多,还有二十几个沉睡中的‘半成品’等着考验呢。


每一天都有无数人接受考验。有些被淘汰,有些被留下。有些父母痛不欲生,有些父母相拥而泣。二十多年来一直如此。

但是那些“半成品”在接受考验前从不知道,原来自己还不算是这世界正式的一员。TA们浑然不觉,度过一天又一天。而TA们的父母,每天都在为了能通过考验而心力交瘁。

有些次品甚至到死都未曾知晓这些真相。


太阳系拟人【脑洞】{初次发文,渣文笔}


chapter 1

小冥最近很不爽。


为什么呢?


因为他刚刚得知,在没有得到他本人认可的情况下,地地家的醒智宠物把他剔除出“太阳系行星”的范围内了。


这还了得!


一帮自以为是的家伙!我一个不开心就能让你们全部灭绝!


地地上一次养的宠物可是比这批强悍多了,结果一个小屁孩不小心碰到了地地的生盒,还不是全军覆没。


呵呵…嘿嘿…


正当他默默酝酿着史诗般辉煌的复仇时 丝毫没意识到阳在小角落里一边看着他一边笑。


阳笑够了,决定开导一下自己最小的孩子。


阳走上前去,轻拍拍小冥脑袋,少年头发蓬松柔软,令人心生喜爱。


她说,没关系的,就算那帮小家伙不承认,你也还是家里的一份子。


心事被妈妈看穿,自然而然,脸上浮起两抹红,缓缓漾开。



chapter 2

天天和海海是一对龙凤胎,在家里只比小冥大,和他也最为亲近。


听说小冥被 “歧视” ,天天立刻找到他,义愤填膺地开口:“一帮不知好歹的!狂妄!自大!居然还敢随意对我们下定义?”


小冥:“…没事儿的姐,母上已经安慰好我了。”


海海:“太好了你还在家里…咳,那最好,皆大欢喜啊。”


天天:“弟你别装,你只是不想当老幺而已。”


小冥:    :-I    



chapter 3

锕水是家中老大姐。


可惜,从身高上压根儿看不出来。


二火经常用这点拿他亲爱的大姐姐开涮。


“姐姐姐姐,我其实可羡慕你了。”


“啊?我咋那么不信捏?”


“你想呀,我呼吸的地方海拔高,气压低,空气稀薄,人家每天都喘不过气来了呢哼~~”


“…混蛋老弟!过来受死!”


于是今天的水火依旧不容。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chapter 4

地地是家里最会撒娇的。


跟家里人讲话,成天都“姐洁~镁眉~底笛~葛格~码迷~”的喊。


叫得人心都软软的,胀胀的。


她是心思最细腻的那个,所以才有耐心伺候着生盒里各式各样的宠物。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养出了一群醒智的。


她开心的不得了,把这帮小家伙们放在心尖尖上,疼到心窝窝里。


要什么给什么,哪怕它们对生盒伤害得愈发狠烈,她也很少惩罚它们。


阳越发担心她,皱着眉头说,别太惯着它们,生盒与你可是一体的,再这样下去你—


没事的,她说。


阳感动,真是个宽容的孩子。


下一秒地地绽出一个温婉贤淑的笑:“反正再怎么样我也无所谓,生盒的环境变化只会影响到它们自己的生存罢了。”


阳终于回想起,家里最会撒娇的竟是标准白切黑。



chapter 4.5

金子是二哥。


惊人的是,他和锕水同病相怜。


—从身高上来看,这俩才是妹妹弟弟。


不过他毕竟是老二,思想较为成熟。


有次他突然感慨,说地地啊,你变了很多呀。


地地笑了,问他,你这话的语气怎么像条历经尘世磨难洗礼的老咸鱼。


不是,我跟你说认真的,拿心和脑子唠嗑那种。


行吧。葛格,快抒发一下人生感悟,我听着呢。


你还记得自己刚诞生时啥样子嘛。


记得啊。暴躁老妹儿,一言不合就干架。


那时候你的生盒是个什么鬼东西,也还记得吧。


没错。跟个搅拌机似的。


后来呢?


万万没想到,里面居然能出现宠物。


再后来捏?


有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熊孩子踹翻了生盒,其冲击力感人,养了挺久的宠物全废了。


And then?


亿亿没想到,居然又来了一批。


没错。打这儿起你就变了个人,成为贤妻良母之典范。为啥捏?


不造耶—可能因为我有天赋。


憋瞎扯。


好吧,其实原因很简单。我的生盒集中了全部有利因素,而每种有利因素都可以说是罕见的。


所以呢。


不知道有多少人梦想拥有这种生盒,而我有,所以怎么可能浪费这份机遇。


啧。


啥意思?


没啥意思。


哦——我懂了。酸,是吧?


给我麻溜儿滚呐 🤬🤬



chapter 4.7

月吖个子小小的,像锕水。


没人知道她是怎么来的。


大家只知道,她总是怯生生的,热衷于黏着地地,形影不离。


自地地出生,月吖就跟着她了。


可她既不是地地的姐妹,也不算被地地吸引的小破孩儿—按理说,地地吸引的一般都比月吖小得多。


到后来,二火甚至有了个可怕的想法:月吖是另一种醒智宠物安插在地地身边的间谍!是用来监视地地的醒智宠物的!


他把想法分享给锕水,得到了白眼*n,锕水说,就算是真的又如何,地地喜欢月吖,她的宠物也喜欢月吖,想让月吖走?想都不要想。


月吖的身世,其实还挺值得推敲琢磨。



chapter 5

最近,地地的醒智宠物们干了件大事。


它们造出稀奇古怪的东西,像是个小筒,hong的一声飞出了生盒。


一家人纷纷表示自己惊呆了。


然后那个神奇小玩意儿停在了月吖身上。


月吖也不懂,月吖不敢动。


筒里出来一个小醒智宠物个体,它在月吖身上立了个   flag,还踩了一脚。


然后嚣张离去。进入小筒,小筒又飞回生盒。


地地屏息凝神,倾听生盒里正发生什么。


全家人直觉会发生有意思的事儿,于是在等。


果然,不一会儿地地一脸蜜汁微笑,说我的醒智宠物们想要找到其他的醒智宠物,正在为此而努力呢。


一家人纷纷又表示自己惊呆了🤯


月吖一边听,一边看着那个脚印👣


小小的,甚是可爱。


所以月吖一直没舍得把它擦掉。


至今还在。


像是在纪念什么。



chapter 5.5

后来又发生类似的事。


地地旁边多出来一些绕着她转的小玩意儿。


二火的脑袋瓜子顶部曾被类似物体光顾,据说离开时顺便拔走他几根毛。


不久后地地贼兮兮地宣传,说我家醒智宠物们发现,二火的生盒适合它们居住,而且很有可能之前存在宠物。


二火有些懵:要真有的话我自己早发现了好嘛。


有个小东西,它肩负着使命,带着它们的信息游荡,已经荡到阳家外了。


阳听说后,摇摇头,心说这些个小家伙也不好好掂量掂量,这么做容易引来祸患。



chapter 6

土涂是个时髦boy,头上戴个环。


阳看那环不爽很久了,几次三番让土涂把它摘下来或者干脆弄断。


土涂不肯,宁死不屈,誓死捍卫小环环。


阳放弃了,阳认输了。


只不过每次看到土涂头上那骚包环,阳都会在心里把它碾成渣渣。


据土涂本人描述,环和他是无法分割的整体。


地地听到了,问他,那是不是类似于生盒的存在。


没错。说到生盒,有想过以后的事吗?


嗯?什么以后?


呃…就是说,等到我们都随风而逝,生盒没了,环没了…你有想过吗?


还真没有。怎么了?


啧…你的宠物们咋办?


地地愣了愣,随后目光一转,看向生盒与里面的生灵。


温柔,眷恋,大爱,充盈少女的心,几乎要从眼中满溢而出。


它们很聪明,她轻轻地说。


它们知道,我不是永远的温柔乡,早就着手寻找宜居行星和星际移民的事情了。


就算有一天我不在了,它们也会顽强地活下去。


我相信它们。


土涂露出放心的表情,转身离开,步伐轻快。



chapter 7

大木木是最像阳的孩子。


因此阳一旦有什么心事,又不想让孩子为自己耗费精力时,总会和大木木倾诉。


阳知道,她很懂事,不会把什么事都告诉兄弟姐妹们的。


于是阳开始新一轮倾诉,大木木开始新一轮倾听。


阳说,总有一天我会变老。到那时,六亲不认,整日神智不清,肯定会伤害你们。”


大木木听了,坚定开口,妈,我们不会离开你,哪怕是最后一刻。


如果不是你,我们连生命都无法享受,陪着你,是我们能做到的事,更是我们分内的事。


兄弟姐妹们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阳听后,没说话,心里有点特别的滋味。


千言万语,化作心头一点酸楚的欣慰。